喻遂生 | 甲骨文“于+謂詞賓語”釋例
发布时间: 2019-12-18 09:52:1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原文下载:http://wxs.swu.edu.cn/s/wxs/news6/20190915/3921776.html

 

摘  要:甲骨文介詞“于”帶謂詞賓語數量不少,表意多樣,組類分佈廣泛。這種現象是其語義表達和語法功能發展的必然結果,符合甲骨文語法,並為金文和先秦漢語介詞帶謂詞賓語奠定了基礎,其詳細情況特別是語法意義及到後世的發展變化都值得進一步研究。

“于”是甲骨文最重要、使用最頻繁的介詞,其出現次數約11000多次①。“于”的賓語主要由名詞充當,如“侑于祖乙”(合6);也有少量代詞和數量(數名)短語,如“丁各,昃于我”(花34)、“作邑于之”(合13505正)、“又燎于六云六豕”(補10639)。實際上甲骨文謂詞可以充當介詞“于”的賓語,沈培、張玉金、毛志剛先生和筆者都曾指出過一些例子②,但尚無人進行過全面的梳理和研究。現在學界對甲骨文“于”帶動詞賓語還存在一些不正確的看法,或認爲甲骨文“于”帶動詞賓語不合甲骨文語法,或認爲“于”帶動詞賓語在較晚的時代才產生,這已影響到甲骨卜辭的釋讀和漢語史的研究。本文全面清理了甲骨文“于”的用例,輯出“于”帶謂詞賓語的用例近百例,按介詞結構所表示的意義分類,略加辨析,以供同好作進一步研究的參考。因甲骨文材料浩繁,釋讀困難,本文誤釋誤判在所難免,尚祈方家批評指正。

 本文甲骨文例句取自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漢達文庫甲骨文庫和浙江師範大學陳年福教授所建甲骨文數據庫,並核對原著錄書。在此謹向創制漢達文庫的諸位先生和陳年福教授致謝。本文所謂“謂詞”包括動詞、形容詞及其短語,釋文用寬式,辭例組類劃分依照漢達文庫的標注,引書簡稱見文末。

  

一、“于 + 謂詞賓語”表示時間

 任何動作都是在時間過程中進行的,“于+謂詞”表示在這個過程之中,因此可以表示時間。甲骨文“卒”字句、“既”字句時間意味特別明顯,我們將其單獨分出,其餘動詞歸爲一類。

 (一)“卒”字句

 甲骨文“卒”有動詞用法,意爲終結、結束,如“貞,王卒祀,廼出”(合15500),“”也用爲“卒”,裘錫圭先生《釋殷墟卜辭中的“卒”和“”》有很詳細的論述③。甲骨文“卒”字句有“于+動卒+動”和“動++動卒(卒動)”兩種格式,都表示到某個動作結束以後再進行下一個動作之意。

 1、于+ 動卒+

 1)己丑卜,彭貞,其爲(薦?)祖丁門賓,于(卒),彡?(合30282,何組)

 裘錫圭先生說:“全辭的意思是說到祭結束彡祭開始時‘爲祖丁門賓’。” 366頁)

 2)于彡(卒),廼又,王受佑?(合41410,無名組)

 3)癸巳貞,于彡(卒),叀餗先?(合34415,歷組)

 裘錫圭先生說:“此辭卜問到彡祭完畢時是否先舉行(餗)祭。”(367頁)

 4)于大乙告?乞日酒?于日(卒)酒?(屯2366,歷組)

 裘錫圭先生說:“‘日’很可能是指日祭”,“‘于日卒酒’或許是說到白天終了時舉行酒祭”。(373頁)按“于日卒”不管是日祭結束還是白天結束,都是謂詞性的主謂結構作“于”的賓語。

 5)己丑卜,其侑歲,于翌日(卒)侑歲于大乙?(合33370,無名組)

  2、動++動卒(卒動)

 6)辛丑貞,于河于彡(卒)?(合34238,歷組)

 裘錫圭先生說:“此辭意謂到彡祭完畢時於河。”(368頁)

 7)弜侑于大歲(卒)?(合33692,又33693,歷祖)

 裘錫圭先生說:“意思大概是……到主要的歲祭結束時再舉行這種祭祀。”(370頁)

 8)癸未貞,危方……于彡(卒)?(英2414,歷祖)

 9)辛卯卜,升伐于(卒)彡?(合32263,歷組)

 裘錫圭先生說:“此辭意謂到舉行完彡祭時舉行升伐之祭。”(368頁)

 (二)“既”字句

 甲骨文“既”有動詞、副詞用法,意爲終結、已經,如“辛巳貞,雨不既,其燎于毫土”(屯1105)、“于父己父庚既祭廼酒”(合27416)。甲骨文“既”字句有“于+既動 +動”和“動++既動”、“于+既動(動既)”三種格式,都表示到某個動作結束以後再進行下一個動作之意。

  1、于+既動+

 10)于即(既)酒父丁翌日劦日彡日王廼賓……(合32714,無名組)

 此例意爲到完成對父丁的酒祭、翌日祭、劦日祭、彡日祭後王才進行賓祭。

 11)辛巳卜,于既前廼乇?(屯917,歷組)

 12)壬卜,于既廼……(花3

 此例可比較“乙酉卜,既,往,遘豕”(花14)。

 13)乙巳卜,于既一祖乙?(花241

 14)辛于既呼食廼宜?(花286

  15)壬王其田,于既賓延廼……不……(懷1430,無名組)

 以上各例均有“廼”与“既”相呼應。

 16)貞,于既父丁升歲酒?一月。(合23224,出組)

 17)……祖丁莫歲,于既祭酒……吉。(合27273,無名組)

 18)庚辰卜:于既□牝一鬯妣庚?用。彡。(花428

 有一些句子,在“于”和“既”之間夾有名詞,如“于父己、父庚既祭,廼酒”(合27416)、“……于方既食戍,廼伐……”(合28000),如前一例我們固然可以理解成“到祭完父己父庚後才進行酒祭”,“于”帶主謂結構作賓語,但也可以理解成“對於父己父庚來説,祭完之後才進行酒祭”,“于”只管到名词,因此這類句子我們沒有看作“于”帶謂詞賓語。

 2、動++既動

 19)其置庸壴于既卯?叀卯?(合30693,無名組)

 3、于+既動(動既)

 20)貞,于既日?二月。(合22859,出組)

 21)于日既?(合29709,無名組)

 22)于既品?(屯917,歷組)

 23)于既呼?用。(花381

 這類句子應該是12兩類句子的省略形式。

 (三)其他動詞句

 24)丙子,子其往呂,乃酓,于作廼來?(花16

 意爲到“作”以後才來,可比較例12“壬卜,于既廼……”(花3)。

 25)辛亥卜,貞,王入?/貞,王于酒于上甲入?(合1210,賓組)

 意爲王到祭酒祭上甲時進入。

 26)王勿于酒入?(合16113,賓組)

 27)癸巳卜,翌甲歲祖甲牡一,侑鬯一,于日出?用。/甲午卜,歲祖乙牝一,于日出?用。/甲午卜,歲祖乙牝一,于日出?用。(花426

  “于日出”是謂詞性主謂結構作賓語。

 28)王于出尋?(合16064,又10812甲,賓組)

    “尋”,祭祀動詞,意當爲王到外出時舉行尋祭。

 29)□□卜,貞,王□于往來[] 災?(合36557,黃組)

 卜辭中“王于某(地名),往來亡災”例很多,省掉或漏刻地名即成爲“于往來亡災”,但這樣的例子極少。

 

二、“于+謂詞賓語”表示受事

  “于+謂詞賓語”可以表示作爲受事的祭祀對象。如:

 30)辛亥卜,內貞,禘于北方曰伏,風曰年?一月。/辛亥卜,內貞,禘于南方曰,風尸,年?一月。/貞,禘于東方曰析,風曰劦,年?/貞,禘于西方曰彜,風曰豐,年?(合14295+3814+H13034+13485+5012=73,賓組)

 甲骨文四方、四方風皆有專名,即“東方曰析,風曰劦”,“南方曰,風曰尸”,“西方曰彜,風曰丰”,“北方曰伏,風曰”,“某曰某”是謂詞性的主謂結構。例中四方、四方風名作爲“禘”的對象,通過介詞“于”連接到動詞。

 31)戊戌卜,內,呼雀于出日于入日?(合6572,賓組)

 32)辛未,侑于出日?茲不用。/辛未卜,侑于出日?(合33006,歷組)

 33)辛未卜,侑于出日?(村212,歷組)

 “出日”“入日”究竟是名詞還是動詞?學界兩種看法都有。如崔恒昇先生就釋“出日”爲“升起的太陽”,釋“入日”爲“落日”④,則“出日”“入日”爲名詞性偏正結構。而趙誠先生則認爲:“出日是說太陽升起。”⑤《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的編著者也說:“出日,指日出,殷人對日出、日落要進行祭祀,如《屯南》1116‘甲午卜貞:又(侑)出入日’。”⑥誠如是,“出日”“入日”則爲動詞性的動賓結構。我們認爲,“出日”“入日”的過程可能更能使古人膜拜,因此理解成動賓結構更好一些。

  

三、“于+謂詞賓語”表示爲動對象

甲骨文有時會爲了某人或某事向神祇進行祭祀,表示人事的詞語是祭祀服務的對象,即一般所說的爲動賓語。爲動賓語可以是表示事件的動詞,也可以用介詞“于”引介,這就是“于+謂詞賓語”表示爲動對象。

 34)燎于有水叀犬?(合10151正,賓組)

 意爲爲了發洪水用犬進行燎祭,可比較“辛巳卜,其告水入于上甲”(合33347)。

 35)貞,呼目于有水?(合10155正,賓組)

 甲骨文“目”有祭祀義,如“帝目三牛”(合974正),則“目于有水”義爲爲有水而祭祀。但“目”也有觀察義,如“貞,呼目方”(合6194),因此“目于有水”也可能是觀察水勢,則此例可移入“于+謂詞結構”表受事對象類。

 36)貞,其品司于王出?(合23712,又合23713、合23714,出組)

 意爲爲了“王出”而進行“品司”這種祭祀

 37)甲寅卜,,呼子汰酒缶于娩?/甲寅卜,,勿呼子汰酒缶于娩?(合3061正,賓組)

 “缶”借作“保”,泛指神祇。意爲爲了分娩而酒祭“保”。

 

四、“于+謂詞賓語”表示目的

 甲骨卜辭“往田”、“往于田”常見,201210月,我們據漢達文庫當時收錄的《甲骨文合集》等7種著錄書和《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統計,共有“往田”157例,“往出田”2例,二者合計159例;“往于田”52例、“往出于田”2例,二者合計54例。“往于田”例如:

 38)……之日王往于田,从京?允獲麑二,雉十七。十月。(合10921,賓組)

 39)庚……翌辛[]田?辛卯王往于田,从□,獲麑□、㲋□。(合10385,賓組)

 40)癸酉卜,子其往于田,从索,擒?用。/癸酉卜,子其擒?子占曰:其擒。用。四麑,六㲋。(花395

 41)壬申卜,子往于田,从昔?用。擒四鹿。/壬申卜,既呼食,子其往田?用。(花35

 42)丙卜,子其往于田,弜由,若?用。/丁卯卜,子其往田,从西,遘獸?子占曰,不三,其一。孚。(花289

 43)貞,王往出于田,不/貞,王勿往出于田?(合10539 正,賓組)

 “往田”爲連動結構,意義爲去田獵,學界無異議。上列“往于田”例,多含“擒”、“獲”、“獸”或獵物名,説明與田獵有關,特別是例4142,“往田”和“往于田”同版,“田”的意義應該相同,但學界的看法比較歧異⑦。陳煒湛先生早先在《甲骨文田獵刻辭研究》中認爲“往于田”中,“‘田’是介詞‘于’的賓語,乃名詞,當爲地名,與往田之田,音同而義異。”⑧後來又據花東甲骨認定“往于田”之“田”應爲動詞,但又說:“說‘往于田’之田爲動詞,便於釋讀此版卜辭(引按,指花395),但在文法結構上則難作令人滿意之解釋。”⑨梁萬基先生也認爲將“往于田”的“田”看作動詞“不符合甲骨卜辭的語法規律”,說:“‘往于田’的‘田’字是表示處所的普通名詞,虛指‘田獵地’,不是表示地名的專有名詞。‘往于田’表面上表示‘去田獵地’的意思,但實際上有‘去田獵’的意思。這是因爲田獵地本身具有固有的目的,所以‘往于田(去田獵地)’事宜表示‘往田(去田獵)’的意思。”⑩這樣的解釋非常迂曲。上文我們已經舉了不少甲骨文“于”帶動詞賓語的例子,如果破除了甲骨文“于”不能帶動詞賓語,即甲骨文“于”帶動詞賓語不符合甲骨文語法這一成見,將動詞賓語“田”看作“往”的目的,這一糾結已久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與“往于田”同類的例子還有:

 44其出于田?(合28425,無名組)

 45)庚寅卜,子往于舞,永若?用。/庚寅卜,子弜往祼,叀子畫?用。(花416

 46)丙卜,丁来见,子舞?/……于舞,若,丁永?(花183

 45“往祼”意爲去進行祼祭,“往于舞”的“舞”,也是祭祀動詞,如“貞,舞岳,有雨” (合14207正)、“乙未卜,于丁出舞”(屯4518),例45是同日對祭祀方式“祼”和“舞”的選擇性占卜,“往于舞”應意爲去進行舞祭。

 47)丙辰卜,子其匃黍于婦,叀配乎?用。/丙辰卜:子丁往于黍?/不其往?(花379

 “黍”在甲骨文中作動詞常見,如“戊寅卜,賓貞,王往以眾黍于囧”(合10),也有“往黍”的用例,如“于乙酉[]婦妌往黍”(合9531 正),“往于黍”應意爲去種黍。

 48)呼婦妌先于黍?不橐。一月(合2733+2752+415,賓組)

 甲骨文“先”有先行之意,“先于黍”應意爲先行去種黍。

 49)……先于田,弗悔?(合28715,無名組)

 50)丙午卜,乎雀出于伐,延?五月。(天41,師賓間組)

 

五、“于”帶形容詞賓語

 甲骨文是否有“于”帶形容詞賓語的用例,以下辭例值得考慮:

 51)□卯卜,貞,于若,鼎?(合21154,師组)

 52)弜呼眔南,于若?(花264

 53)丙卜,丁呼多臣復,囟非心于不若?唯吉,呼行。(花401

 甲骨文“若”是形容詞,義爲順利,雖然以上例中“于若”、“囟非心于不若”很費解,但“若”很難解釋作地名。特別是“于不若”中“若”受副詞“不”的修飾,這説明此處“若”確實是形容詞,“于不若”也應是“于”帶形容詞賓語。

 54)于遠/(邇)?(合30273,無名組)

 55)于遠亡……/于蓐擒?/于遠擒?(屯2061,無名組)

 裘錫圭先生《釋殷墟甲骨文裏的“遠”“”(邇)及有關諸字》指出例54中“”假借作“邇”,與“遠”相對,例55中“蓐”指“農郊”即近郊,“遠”指遠郊。如果說“遠”、“”意爲遠處、近處的某種建築(裘先生說“似是性質跟後世的行宮相類的一種建築”),爲定中結構,非形容詞作賓語,那“于遠亡……”、“于遠擒”中的“遠”就肯定是形容詞作介詞的賓語了。

 當然,人們也可以說“遠”表示遠處,形容詞活用作名詞,那就不是形容詞作賓語了。《尚書·盤庚上》中有一個與甲骨文“遠”“邇”句類似的句子:“乃不畏戎毒于遠邇”。現在的很多譯本,確實是將“遠邇”翻譯成名詞的。如江灝、錢宗武翻譯爲“如果你們不怕將來或眼前會有大災害”,用名詞“將來”和“眼前”譯“遠邇”。但偽孔傳釋爲“則是不畏大毒於遠近”,孔疏釋爲“言害至有早晚”,周秉鈞先生譯爲“如果你們不怕遠近會出現大災害”,都仍將“遠邇”釋譯爲形容詞。這種不同至少説明,古今學人對處於介詞賓語位置上的謂詞,未必都是看作已轉化爲名詞的。姚振武先生在《關於自指和轉指》一文中提出,處於主語、賓語位置上的謂詞具有指稱性,但並不意味著已名物化爲名詞。我們覺得這是很有道理的。甲骨文謂詞作介詞賓語時由於具有指稱性,所以可以表示與謂詞相關的時間、對象、目的、處所等,但這些謂詞的詞性實際上並未改變。

 從本文的初步研究來看,甲骨文介詞“于”帶謂詞賓語數量不少,表意多樣,組類分佈比較廣泛,不是一種偶然的現象。甲骨文介詞“于”帶謂詞賓語是其語義表達和語法功能發展的必然結果,符合甲骨文語法,並爲金文和先秦漢語介詞帶謂詞賓語奠定了基礎,其詳細情況特別是語法意義及到後世的發展變化都值得進一步研究。

  

引書簡稱:

合:《甲骨文合集》

補:《甲骨文合集補編》

屯:《小屯南地甲骨》

英:《英國所藏甲骨集》

花:《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

村:《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

懷:《懷特氏等所藏甲骨文集》

天:《天理大學附屬天理參考館藏甲骨文字》

醉:《醉古集》

 

注释:

20154月,筆者據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漢達文庫甲骨文庫檢索,“于”共出現11775次,其中有少量重片,以及部分原片殘缺據文例補出的“于”字。又浙江師範大學陳年福教授據其所建甲骨文數據庫檢索,“于”共出現12522次。該數據庫收錄甲骨文著錄書32種,材料多於漢達文庫,已綴合和去重,但有部分據文例補出的“于”字。此外,甲骨文“于”字還有少量動詞及個別連詞用例,但保守估計,甲骨文“于”介詞用例不會少於11000次。

②沈培:《殷墟甲骨卜辭語序研究》,文津出版社,1992年,頁153。張玉金:《甲骨文虛詞詞典》,中華書局,1994年,頁298;《甲骨文語法學》,學林出版社,2001年,頁69。喻遂生:《甲骨文介詞“于”用法補議》,《甲金語言文字研究論集》,巴蜀書社,2002年。毛志剛:《甲骨文介詞專題研究》,西南大學2012年博士學位論文,頁81

③裘錫圭:《釋殷墟卜辭中的“卒”和“𧙻”》,《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本小節引裘先生此文說徑標頁碼。

④崔恒昇:《簡明甲骨文詞典》,安徽教育出版社,1992年,頁999

⑤趙誠:《甲骨文簡明詞典》,中華書局,1988年,頁347

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雲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頁668

⑦喻遂生:《甲骨卜辭“往于田”補議》[J]. 甲骨文与殷商史, 2015.

⑧陳煒湛:《甲骨文田獵刻辭研究》,廣西教育出版社,1995年,頁28

⑨陳煒湛:《花東卜辭田獵說》,中國古文字研究會第十九屆年會論文,201210月,復旦大學。

⑩梁萬基:《甲骨卜辭 “往于田”與“往田”辭例中“田”的詞性》,《中國文字研究》第十六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

裘錫圭《釋殷墟甲骨文裏的“遠”“”(邇)及有關諸字》,《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頁168172

江灝、 錢宗武:《今古文尚書全譯》,貴州人民出版社,1990年,頁161

宋祚胤、周秉鈞等:《十三經今注今譯》,嶽麓書社,1994年,頁169

姚振武:《關於自指和轉指》,《古漢語研究》1994年第3期。

 

本文原载《出土文献综合研究集刊》第二辑,巴蜀书社,2015

 

作者简介:

喻遂生,1948年生,重庆市巴南区人,西南大学汉语言文献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甲金语言文字和纳西东巴文,兼及汉语音韵、方言和古籍整理。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纳西东巴文献字释合集》(2011年立项),系列论文《纳西东巴文形声字研究》2001年获王力语言学奖二等奖,专著《俄亚、白地东巴文化调查研究》(合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2015年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曾任西南大学文献所副所长、所长,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