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新闻动态
讲座综述|陈伟教授讲座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 2022-10-31 10:55:5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陈伟教授讲座成功举办




2022年10月28日晚7点,汉语言文献研究所主办的学行堂名家讲座(传世文献系列讲座)第二讲在336会议室顺利举办。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简帛研究中心主任、“古文字与中华文明传承发展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陈伟教授,讲座题目为“《秦律十八种·司空》中的‘方’与‘版’”。文献所所长孟蓬生教授主持讲座。文献所师生在主会场聆听,另有近300位网友在线旁听。

图片


睡虎地秦简《秦律十八种·司空》简131-132云:“令縣及都官取柳及木楘(柔)可用書者,方之以書;毋(無)方者乃用版。其縣山之多茾者,以茾纏書;毋(無)茾者以蒲、藺。以枲箾(图片)之。各以其图片〈穫〉時多積之。”


图片


陈伟教授首先指出学界对此简文中“方”与“版”的解说较有争议,睡虎地秦简整理小组认为“方之以书”中的“方”为动词,制成书写用的方。王国维《流沙坠简》考释认为:“并则为方,析则为觚,本为一物。”注释“版”的时候说:“书写用的木版,其形扁平,与方不同。”在译文中将“方”“版”分别注释为“木方”与“木版”;李学勤先生又补充指出“方”是方柱或三棱柱书写材料,汉代常称为“觚”,牍是长方形木版,在传世文献当中“方”“版”“牍”辗转为训;而何四维先生在《秦律遗文》中将“方”解释为用于书写的正方形木片,将“版”解释为用于书写的木片统称。


图片


陈教授提出新说,认为《司空》简中的“方”很可能是里耶秦简中外观呈圭形(尖角形状)或类似圭形,用来作往来文书书署的木片。“版”则是指使用较少的长方形书署或其所用材料。


将“方”理解为尖角的书署,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方”有棱角一类的含义;其二,尖角书署的数量远多于长方形书署,这与律文优先使用“方”“毋方者乃用版”的规定吻合;其三,律文属于司空律,大概是要求司空官署利用所管辖的徒隶充分获取这些材料。由于律条后一部分是讲用草和麻绳缠绑往来文书,前一部分很可能也是在讲同一主旨。在这种情形下,把“方”或“版”理解为尖角书署与长方形书署,场景相当适切。


图片


陈教授还认为尖角书署“方”一般应用于秦代,至迟从西汉中期偏晚开始,长方形书署“版”成为流行形式。尖角书署在被长方形书署取代的过程中,很可能引起作为书写载体的“方”的概念向“版”靠拢,从而形成“方”“版”互训的局面。


图片


在提问交流环节,孟蓬生教授提出《汉语大词典》将“榜”解释为“木片”,“榜”是否与“方”有关系?陈教授认为“方”为书署,主要作为封面使用,起通讯作用,“榜”与“方”的用途不一致。马怡教授又补充指出“榜”一般认为是大的、厚的木板,用来发布公告,现在仍旧将公告称之为“榜”。此外,马教授认为,“方”和“版”在品质上有所区别,“方”制作过程更为粗糙,可以随时削制,如“削方墨笔”,“版”是更为精致的木牍,是“方”的进一步加工。此后,张俊民先生又就封检形制提出了疑问,陈教授进行了解答。

最后,孟蓬生教授就讲座内容进行了总结,并对陈伟教授的精彩讲解表达了感谢!